豆奶短视频极速版app免费下载

琴城的建筑错落有致,依山而建,犹如飘在海面上一样。

不时有云雾萦绕而过,让人犹如置身仙境中。

一座面朝大海的院子里。

封青岩坐在亭子里的石礅上,石桌上摆着一张六品琴,正在注视着波涛汹涌的大海。

在他耳边,时不时有波涛汹涌的浪声扑耳而来。

但是仔细一听时,却发现是错觉。

即使是面朝大海。

倘若不想听到滚滚的波涛声,波涛声便会没有,很是神奇。所以,即使是坐落在海崖上的琴城,亦会有安静雅致的一角,让人犹如置身于深山般。

而且。

琴者长观大海,便会不知不觉中,使得琴音波涛汹涌,犹如滚滚雷霆而来,充满杀伐气息。

其中大雨琴君便是其中之一。

不多时。

爱动物的小女仆

一名白衣青年走进院子,正是子雅琴。

“封兄。”

子雅琴来到亭子中。

“君艺,生分了,叫我青岩吧。”封青岩站起来笑道,“你我之间,不必如此客气。

“是。”

子雅琴点点头,便坐下,沉吟一下便道:“当初写请柬时,我十分害怕青岩你不来……”

“又岂会?”

封青岩坐下,眺望着大海,道:“即使相隔万万里,我亦会赶回来。你我之间,为何变得如此生分了?这不该啊——”

子雅琴苦笑一下,道:“是我做错了。”

“的确是你做错了。”

封青岩点头,道:“你们之间,不该说报答,更不该提什么做牛做马。我视你为兄长,你亦应该视我为兄弟……”

子雅琴点点头,便沉默不语。

“嫂嫂过得如何?”

封青岩问。

“还是老样子。”子雅琴眼中浮现些酸楚,道:“或许,我不该复活她,让她受如此痛苦……”

“君艺,彼岸花会有的,或许需要等些时日。”

封青岩想了想道。

“青岩,这世间真有彼岸花?”

子雅琴道,并不太相信,以为只是封青岩安慰之言。

毕竟,他寻了两年,亦通过琴城的关系,问遍了整个天下,皆是没有听说彼岸花。

其实,若是连儒教的二十七书山的老博士,都没有听说过彼岸花,几乎证实了世间根本就没有彼岸花。

“有。”

封青岩郑重点头,道:“但,不是这个时候,它还没有盛开……”

“这彼岸花到底是什么花?”

子雅琴疑惑问。

“接引之花……”

当封青岩说完,眉头便微微皱起来。

这接引之桥,是否需要到彼岸花?不过,当他一切都准备好时,便知道了。

世间没有接引之桥,他便创造出一座接引之桥。

他来琴城。

不仅仅是为了参加子雅琴的琴君庆典,亦为了学琴。

不错。

他的确是顺便来学琴的。

虽然世人不知他是几品琴者,但是他自已心里,却是一清二楚。

他现在是四品琴相。

只差一步,便能够踏入琴君境。

其实在很早以前,他便是四品琴相了。

这时子雅琴没有再问,只是在眺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。

“陪我走走?”

封青岩站起来道。

子雅琴点头便站起来,道:“想去何处?”

“何处都行。”

封青岩道。

两人便走出院子,在琴城的黑石街随意走着。

琴城十分繁华,除了无处不在的琴者外,还有不少商贩以及文人、百姓。其实在琴城右侧数十里外,便有一个港口,物资从天下各处源源不断送来……

不知不觉,天色便黑下来了。

“君艺,你回去陪嫂嫂吧,我想自已一人走走看看。”

封青岩道。

子雅琴没有多说什么,便回去了。

这时,封青岩蹲下来,抚摸着脚下的黑石,细细感受起来。脚下的黑石,其实就是悬空崖,十分坚硬,有些冰凉。

似乎有缕缕琴音传来。

片刻后,他便站起来,在琴城里随意走着,不过有琴者或文人上前见礼。

封青岩点头示意。

夜色下。

琴城灯火辉煌,一盏盏或油灯或文灯,照亮了天宇。

封青岩干脆在一处岩石上盘坐,仔细感受脚下的悬空崖,以及聆听时不时从天空飘下来的琴音。

在琴城的天空上,或者波涛汹涌的东海,隐藏着诸多神秘的琴音。

有传言。

这些琴音,皆是已古琴圣所留。

或许在远古时代,琴圣并不称为琴圣,而是称为琴神,琴帝……

但是境界应该是相当的。

在琴城中,便有不少琴者,因为聆听到琴音而破境。甚至,还有琴君,因明悟了琴音,而破境……

不知不觉。

天色便亮了。

这时封青岩站起来,一步步踏空而去,来到波涛汹涌的东海上。

他走出数里,便悬立在海面上,凝视着悬空的断崖。

它的确像是一张七弦琴。

在他凝视中,就不知不觉盘坐下来,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悬空崖。

而随着时间的过去,琴城中便有不少琴者,发现封青岩的存在。对于封圣一动不动,悬坐于海面上,似乎是在盯着琴城,皆是有些诧异起来。

“封圣这是干什么?”

有琴者好奇问。

“观城?”

“观琴?”

不少琴者回答。

而在此时,赫连山、江山、牧雨和剑雅歌等人,亦有些好奇起来。

“奇怪了,君上在干什么?似乎悬坐了两个时辰了。”

江山道。

赫连山蹙着眉头在思索,并没有发表意见。

他没有确定的事,一般很少发表意见,特别事情发生在大师兄身上。

因为会被大师兄无情打脸了。

所以学乖了。

在众人都在疑惑之时,牧雨却道:“师兄是在坐海观琴。”

“坐海观琴?”

“哪来的琴?”

“难道是观琴城?”

凤鸣琴社的琴者诧异道,便连剑雅歌亦十分意外,道:“大师兄不会以为,琴城的悬空崖便是七弦琴?虽然远远看去,的确有些形似七弦琴,但只是形似而已,并不是七弦琴。”

“的确,这是琴城早已经确定的事情了。”

江山点点头。

毕竟在以前,亦有不少人怀疑,悬空崖乃是一张七弦琴。

“即使悬空崖不是七弦琴,但自琴城建于悬空崖上后,它便是琴了。所以说,师兄在观琴,并没有错……”

牧雨却道。

在葬山书院,或者在整个天下,她是最了解师兄的人。

而封青岩的确是在观琴。

不管悬空崖到底是不是琴,或者早已经被琴城证实,并不是什么琴。但是,自从琴城建于此,它,便是琴了……

……

……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